□記者李曉波董楠 
  核心提示|9月9日晚9點多鐘,孟津縣橫水鎮中學9年級學生婷婷與同學小玲從學校出來,找到輟學在家的同齡女孩小莉,三人騎著一輛電動車從橫水出發趕往縣城。在行駛到小浪底鎮政府時,被迎面駛來的黑色的桑塔納轎車撞上,當時3名學生一死兩傷。“事發一個多月,事情一直都沒有妥善解決。”婷婷母親康女士表示,雖然事故認定書認定“肇事司機負有全責”,但3個家庭對這起案件仍存在很多疑問。
  案發 一場車禍,致仨未成年女孩一死兩傷
  據小玲回憶,事發當晚,她們三人同騎一輛車,小莉坐在兩人中間,從橫水鎮中學出發,沿小浪底大道,自西向東趕往孟津縣城。當行至小浪底鎮政府門前時,一輛反向行駛的大貨車,大燈開得很亮。“眼睛幾乎都睜不開,我們就停了下來,這時在貨車車後面,一輛沒有開燈的轎車突然超車,朝我們開了過來。”小莉說,當時已躲閃不及,車就直接撞了上來,當醒來後就在醫院躺著。
  據另一名受傷較輕的女孩小玲介紹說:“當時我們在路右側行駛,突然一輛車向我們逆向駛來,而且還沒有開燈。司機大概40歲左右,面貌記不清了,但如果見到對方,肯定能認出來。”
  據瞭解,當晚三人被緊急送醫救治,婷婷因傷勢過重,搶救無效死亡,小莉兩條大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,小玲受了輕傷。昨日,記者見到了受重傷的小莉,她躺在沙發上,雙腿不能下地走路,醫院給出的診斷證明為雙側股骨粉碎性骨折,右髖骨折,頭外傷。
  現狀 事發一個多月,事情仍未妥善解決
  事發當晚10點50分左右,婷婷的媽媽康女士接到學校打來電話,隨即由校方將其送到了孟津縣醫院。同時,小莉的父親韓先生也接到電話,隨即趕往醫院。
  “這麼長時間過去了,肇事司機一直都沒有露過面要解決此事。”問及事件的處理情況,小玲的父親這樣說道。
  隨即,三個女孩家屬均向記者反映,他們趕到醫院後,都沒有見到肇事司機。小玲的父親介紹說:“據孩子回憶,肇事司機確實陪同120將孩子送到醫院,但我們到醫院後,卻沒有見到肇事司機。”
  10月20日,康女士向記者出具了一份由孟津縣公安交通警察大隊出具的一份“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”。該認定書顯示,肇事司機是朱某強,是孟津縣城關鎮人,準駕車型為A2,但當晚駕駛車輛為套牌車,牌照為豫C88966,出事後離開了現場,第二天才到交警隊相關部門接受調查。
  根據現場勘查、檢驗鑒定、調查取證等證據,主要是由於朱某強飲酒後駕駛套牌機動車上路,違反右側通行規定,沒有保持安全車速,沒有降低行駛速度,造成事故。根據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》、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相關規定,朱某強負事故全部責任。
  家屬 雖有事故認定書,仍心存諸多疑問
  疑問
  肇事逃逸的和次日自首的是否為同一人?
  肇事者當晚為何逃走,而在次日自首,這是否屬於肇事逃逸,逃走的和自首的是否為同一人呢?“我們去孟津縣交警隊詢問此事時,對方則回答‘肇事者已經被刑拘’其他沒有更多的答覆。”康女士說。
  疑問
  兩份認定書,為何結果卻不同?
  在事故認定書中,認定酒駕。但在事發後,交警部門曾出示了一份酒精測試為“0”的認定書,讓家屬簽字。“為何兩次的鑒定不一樣呢?”康女士說。
  疑問
  事發地監控視頻為啥不讓看?
  “我們提出想要看一下事發地的監控視頻,交警部門回答‘監控沒有拍到’拒絕了我們。”韓先生說。
  疑問
  為何拒絕受害者家屬看肇事車?
  對於肇事車輛問題,家屬們稱,負責辦理此案的交警曾透露說,“肇事車是報廢車輛,但後來又改口稱‘沒問題’”。但家屬想去看一下肇事車,也遭到拒絕。
  據康女士介紹,事發後,交警部門將她與肇事者家屬召集起來,協商賠付問題,最後僅拿到了包括喪葬費在內的1.5萬元,再無其他。而小玲與小莉兩家,未拿到一分錢,醫葯費也由自己承擔。
  對於以上的疑問,韓先生表示。“這麼多疑問沒有解決,即使出具了事故認定書,我們也有些懷疑,希望交警部門能儘快給我們答覆。”
  同時,針對家人提出來的疑問,記者試圖通過電話、短信聯繫專門負責該事故的李姓民警,對方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接通或無人接聽狀態。截至記者發稿前,也未能聯繫上。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泡湯

lzf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