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1日是全國中小學開學第一天,然而湖北省十堰市鄖西縣城關鎮東方小學卻發生一起持刀砍人事件。鄖西縣公安局介紹,經初步調查,犯罪嫌疑人陳嚴富因學校不讓其女兒報名,持刀闖入校園砍傷9人,致3名學生和1名老師身亡。陳嚴富當場跳樓自殺身亡。(9月2日《華商報》)
  據“中國網事”記者不完全統計,2010年至今,全國共發生了至少18起校園流血案件,約180名師生死傷在歹徒的屠刀下。雖然在每一起校園流血案件發生時,都引發了輿論轟動,相關的校園保安措施也隨之升級,但在對校園流血案件的反思中,不少客觀理性的聲音,不但被指責“為罪犯開脫”,而且也沒有引起社會的足夠重視。因此,個人以為,9月1日發生在湖北省十堰市鄖西縣城關鎮東方小學的持刀砍人事件,應該具有標本意義。
  如果把“犯罪嫌疑人陳嚴富因學校不讓其女兒報名”視為事發誘因,那麼,就可以讓以往校園流血案件的某些犯罪因素,集中反映在一對一的對立情緒上。如果將此狹義到“一把鑰匙開一把鎖”,人們就不難發現,即使犯罪嫌疑人陳嚴富是一顆“炸彈”,但引爆這顆“炸彈”的,就是因學校不讓陳嚴富的女兒報名——“他求了老師四次,差點給老師跪下,老師就是不接收”。這至少把如何避免這起慘案的教訓,變得相對清晰和簡單——如果在陳嚴富的四次苦苦哀求中,第二次或第三次甚至第四次滿足他的要求,可能就不至於發生這起慘案。而陳嚴富的女兒因暑期作業沒有完成被拒絕報名,學校方面本來就處置不當。
  案發後,在一片憤怒的聲討聲中,更多的是把重點放在“不能報名就能殺人嗎”的譴責上。其實,這樣的追問幾乎毫無意義。因為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疑義的,也就說絕大多數人是不會這樣做的。問題在於,對於特殊的社會群體,特殊境遇的個體,如果無力相助也就算了,但不能去為難他們。有時候看似一次不經意的傷害,都可能是“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”。有人或許會說,誰知道哪頭駱駝只差一根稻草就垮了?那我倒想問了,在公共服務或人際交往中,你就不能和顏悅色、耐心細緻一點,必須高高至上、盛氣凌人?在現實中,人們在與公共服務打交道時,看到的冷臉,受到的推諉和刁難還少麽?
  我不止一次看到那些辦理低保等手續的人,因為沒人告知相關要求,跑了七八次都辦不下來。出了服務窗口,憤憤地說道:這麼欺負人,老子殺人的心都有了。這對於大多數人來說,無非是一句氣話,但如果遇到貧困潦倒的人,可能就是真的。所以,當不慎將右胳膊摔斷,妻子到外縣一工地做飯打工,又借了很多錢的陳嚴富為了給女兒報名,求了老師四次,差點給老師跪下,老師就是不接收,人們對他的之後極端行為,除了從法律上去評判,還能不能從人性的角度去反思呢?而每次案發後的“亡羊補牢”,除了那些冷冰冰的的鋼叉警棍外,是不是更需要從構建和諧社會的要義去努力?
  構建和諧社會並不是讓開心的人更開心,而是要讓不開心的人不至於更傷心。這在社會轉型時期尤為重要。否則,為何我們兒時在學校門口看到的是和藹可親的打鈴爺爺,現在取而代之的是鋼叉、警棍的壁壘森嚴,但校園流血案件還是在開學第一天發生了?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試析湖北校園流血案件的標本意義)
創作者介紹

泡湯

lzf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